無止盡樂意

關於部落格
援手
  • 154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噩夢,噩夢,都飛走!(2769)

「叩叩」清脆的聲響,不多不少,正好兩聲 埋首於紙堆(?!)的棕髮苦笑著抬起「唉?說過你可以直接進來的,骸。」 「這是基本禮貌,」轉開門把,骸笑著走進,肌理細密帶有骨感的手向前遞出一份公文 示意骸放在桌上那座高高疊起的白色資料山上,綱吉開始細細的打量著骸 「做什麼,彭哥列?」骸將眉挑高表示不悅,見綱吉不回答,表情陰沉了下,轉身便想離開 「咦?等...別走那麼快!」那份十年洗禮的成熟穩重在瞬間回覆到那個容易慌亂的綱吉 俐落的翻到桌前,他連忙伸手擋住六道骸 「唔.......彭哥列」骸有些訝異 「嗯?」知道他其實有話要說的首領耐心等待 「你速度變快了.....」險些無力軟腳,綱吉扯了個還算溫和的笑給骸 卻在下一秒,粗暴的將對方長至腰際的藍髮拉向自己 「唔嗯!痛......彭哥列,你討厭我也不要這樣嘛!」難過的皺起眉,因方才的拉扯讓他本來就昏眩 的頭更加抽痛了,明顯的晃了晃虛浮的腳步,六道骸不無委曲地抬眼看向大空 卻見綱吉嘴角弧度旁有著隱隱的怒氣 「多少天沒睡了?」 「...........彭哥列,黑黑的很恐怖」沒頭沒腦的回答,但對綱吉來說並不是 這彆扭又纖細的傢伙是作惡夢了 「彭哥列,你的直覺很精準」藍髮無辜的掛起微笑 「唉!」重重的嘆了口氣,揪著長長藍髮的手沒有挪動,而是將欠斬的鳳梨壓到皮製沙發上 「2個小時」綱吉突發的揚起一抹燦若春陽的笑 「啊?」 「再陪我2個小時」搬動藍鳳梨讓他枕上自己的大腿,綱吉用手遮住六道骸顏色分明的雙眼 「我累了,彭哥列」語氣虛軟 「我知道,所以我會.......」 最後那幾個字不是綱吉沒有說出口,而是被那任性的藍髮耳朵吞噬掉了 我會 "讓雲雀學長咬殺那些惡夢的" 嘛........請別問我最後ㄧ句是什麼意思,那只是我的私心(被巴) 初試啼聲,請大家見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