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止盡樂意

關於部落格
援手
  • 154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夕陽很美但是很刺眼!(1869)

光和影交錯,再偌大的房間內,營造出一種迷離 「唔......好亮」仰臥在沙發上,藍鳳梨困擾的舉起手臂遮住雙眼,卻徒勞無功 「嗯......」惱怒的背過身,依然混沌的腦袋讓他不想移動半分 嘖!昨天真不該和獄寺準人鬧的,害得他現在四肢無力不用說,頭更痛的要死 嗚..........他絕對不要有人看到他現在這麼虛弱的樣子!! 可惜,天不從人願,他才剛祈禱完,帶著拐子的黑髮男子已開門踱入 「你在做什麼阿?」甫進門就看到鳳梨皺著眉頭翻來翻去,是ㄧ種新遊戲嗎? 「啊啊啊!!你別來,我很累,不想打架,不要拿你的拐子來打我!」骸很慌亂 拜託,他已經累的夠嗆了,雲雀恭彌這臭小子就只會找他打架而已,還會什麼? 討厭死了,還有這陽光,刺眼的要命!不知道他眼睛痛嗎?! 「話這麼多」雲卻無奈的脫下外套蓋到看起來很難受的藍髮頭上,誰想打他了? 這顆笨鳳梨,眼睛都瞇成一條線了!!是不會換地方睡嗎? 「嗯?」做什麼?扯下頭上的外套,骸很困惑,這傢伙哪時從善改性了? 「笨蛋」雲雀俯身逼近骸,在後者本能地退後前,右手輕撫上他鮮紅的眼 感受對方纖長的羽睫在手下顫動,在骸僵硬,不知所措的同時,將薄唇印在其上 「很痛?」在眼皮上撫觸著 「是........還可以」 手指繞上深藍色長髮,雲雀跟著坐進沙發 「我ㄧ直很想問你ㄧ個問題」 「喔?」骸挑眉,愣愣的看著雲雀動作 「這隻眼......看的到嗎?」用手指在紅眼前晃動,希望看到一些反應 「呃?!不曉得為什麼,看你這動作總讓我覺得很火大!」張嘴作勢要咬 卻被雲雀一掌巴下,「啊!很痛,我頭在痛,你別鬧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阿你?」 因為方才的晃動,頭部的痛楚更甚,骸有些惱火的板起臉 「.......」雲雀不語,靜靜的拉過骸,將他壓到自己的大腿上「午睡,晚上6點搭機」 「是任務?」 「嗯」 「喔......」原來是為了這個才來的啊.....沒有理由的,骸意外有些落寞 ㄧ直盯著骸的雲雀當然沒忽略他的表情,呿!這顆纖細又彆扭的鳳梨 「好了,再不閉眼就咬殺」 立即不敢再說話,骸著時疲憊的闔眼,在意識飄散前,明顯感到眼上的溫暖 已經倦透了的鳳梨,再漸緩的痛楚下,勾起一抹弦月 「真是.......」某道向下俯視的揉合視線說 「雲雀學長人呢?」澤田綱吉,那個苦命的首領問 「不知道」復活者鳴槍 「那他"下午三點"的專機怎麼辦阿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