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止盡樂意

關於部落格
援手
  • 154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接待室裡的火鍋(1880)



是場春雨,像牛毛,像花針,細細地,密密地

千絲萬絲,絲絲不斷,從眼前連接至天邊,白茫茫的織成一片綿密細緻的白霧

聽雨的黑髮少年困擾的看著雨水打落的泥地,那綻放的艷麗水花讓他心煩

淡淡的不悅堆積在那如山巒般重疊的眉宇間

嘛......他是不討厭下雨啦!反倒還挺喜歡的,但,並不代表同時也喜歡淋雨,尤其在他算數學算到腦袋微昏的時候

「嗯......」不自覺得發出沉悶的聲響,在語音落下的同時,嘲笑自己幼稚,轉轉眼,山本低頭無奈的瞪著那張只完成了幾題而且還不知道對不對的"贖罪考卷"

是的,就是贖罪考卷,誰叫他上課睡太熟還說夢話......不過呢,根據阿綱的說法,那好像已經脫離「說」的階段了嘛,是"吼"了什麼呢?跟棒球有關嗎?

嗯嗯....獄寺說他不知道,似乎同班的沒人聽懂ㄝ,真是奇怪......

嘆了一口氣,山本繼續與數字玩大眼瞪小眼的遊戲,轉動手中因手溫傳遞而溫熱的自動筆,筆尖一壓,正待下筆的同時,聽到拉門被粗暴急速刷過的聲音

「嗯?」疑惑的黑眸還未抬起,額上就感到一股冰涼,壓迫的力道讓他脊背發涼

「山本武」金屬製的雙拐散出冷冽的氣息搭著那不慍不火的口吻,讓山本無法判斷威脅者的情緒

只好自己乖乖的僵住不動,無辜的黑瞳眨阿眨的望著對方狹長的鳳眼等待雲雀動作

撤下拐子,雲雀回望眼前貌似乖巧的的人,愉悅的將唇抿成一彎新月,他彎下頸子將臉緩緩逼近山本

卻又再鼻息相觸前抑止,任性的將距離維持在顫危的平衡上

山本盯著他的眼,微微一愣,但隨即又綻出依個燦若春陽的笑,瞇著眼仰頭將唇送上,卻只勾人心弦的輕輕貼了一下就急速後退而後默默的低頭,紅了耳根

「哇喔!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呢,山本武」扯過裝羞對方的領子,比方才更為激烈的糾纏自雲雀滑膩的舌頭蔓延開來「唔....嗯......」幾聲嗚咽聽在雲雀耳裡頗有撒嬌的意味

舔舐著山本已呈紅腫的薄唇,雲雀滿足於後者那不敢正向自己的黑眸

「跟我去接待室」唇邊弧度沒變,顯然心情不錯的某人手進微施,便將山本從座位上帶了起來

「嗯?可是我....考卷?」良心在道德的考量下有些不安,但......也僅限於"一些"在享樂?!與痛苦之間,山本武選擇的毫不猶豫,只是難免的撐起一抹苦笑

而這抹苦笑在他見到接待室裡那鍋熱氣蒸騰的東西時,轉變為驚愕的問號

「火....火鍋?在接待室...煮火鍋?」不理會山本那結結巴巴的問句,雲雀只是瞥了他一眼

「坐下」遞過碗筷,雲雀的語氣跟他進行中的動作極度不相符,又瞅了眼對方發愣的呆樣,雲雀決定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動手替他盛裝「還不吃?」

挑眉,委員長大人用視線便使山本坐落在沙發上且挟起起一塊吸滿湯汁的金黃油豆腐,再入口的那一瞬間從嘴角咧開的陽光讓首當其衝者心跳漏了一拍


「嗚哇!!恭彌,這個好好吃!你不吃嗎?」心情突然很好很好,他開心的問向身旁沒有聲息的雲雀

剛想轉頭,唇已被掠奪,受壓制的身體經由迫力深陷入沙發

「吃啊,我當然吃!」扯開純白的制服,已會過意兼且配合著扭動身軀的山本武其時笑得很天然



「嗯.....恭彌怎....唔!怎麼...知道我...阿阿..還在?」問句跟呻吟聲混雜在一起,汗水凝結在白皙的鎖骨上,豔麗的驚心動魄,濕潤的眸子哽咽喘息

「我聽到你在上課時大吼了」頓了一下,雲雀俯身刻意用溫熱的氣息在他耳邊低語

「你說,恭彌我餓了!」「咦啊!唔......」錯愕與驚呼同時出口,想說話,卻在腦內的文字組成句子前被男人粗魯的頻率震散,無奈的只於呻吟回盪期間









事後,著衣的山本狐疑的瞪著雲雀「恭彌你騙我的吧?!」「沒騙你阿!頂多是前面的人名換了」


「ㄟ?那是?」「你真想知道?」向來冷臉的人已經開始微微顫動了唇角更是抽動的厲害

「說喔.......」「ㄍㄚˊ桑」「咦ㄝㄝㄝㄝㄝㄝㄝㄝㄝㄝㄝㄝㄝㄝ??????」

總結:肚子餓了就要叫嘎桑(尸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不起大家,我H無能(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