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援手
  • 15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萬聖節賀文(1869)

又老又醜的肥胖巫婆們齊聲尖笑,騎著破舊的木柄掃帚在夜空中撒下一把一把珍珠白的魂魄,在月光的照耀下,一起咧開沒有舌頭的嘴高聲吶喊"萬聖節快樂"

滿山滿谷的橘紅大大球狀物體南瓜就漂浮在半空中,經過刻意雕刻而空洞黝黑的圓瞳,幽幽地散出昏黃的視線,鋸齒狀不規則型的大嘴正亂七八糟的嘶吼著

一切的一切都蒸散著Halloween的熱力,但請注意,這個房間的主人叫做雲雀恭彌

「給我恢復原狀」冰冷的金屬製品脅迫的抵在六道骸色彩鮮豔的右眼上,一點一點的加強力道,將人困在榻榻米與自己之間,講清楚點就是那黑色不良強制將藍髮鳳梨壓在地板上,語氣很不爽但嘴角勾出的弧度卻很礙眼的威嚇著

「我很辛苦佈置的」委屈的撇嘴,伸手很無辜的扯了扯暴力者的衣角,撒嬌著要他放開,卻絲毫不見效

六道骸輕眨被壓迫的艷色眼瞳,將唇抿起,楚楚的可憐的向雲雀喃喃抱怨「彭哥列他們今天.....辦化妝舞會呢......」盯著那雙深黑,他很努力的在用眼神傳話

嗚!好想去,好想去!!這可不是普通的交際舞會,是化妝,化妝舞會阿!嗯嗯ˇˇ好想看彭哥列扮成兔女郎的樣子喔喔喔喔喔喔喔!(打滾)

好笑的看著骸的情緒反應,挑挑眉,雲雀乾脆抬起他白淨秀氣的下巴「把你心裡的妄想收回去,敢群聚就咬殺,你也不例外」一秒轉換一個表情呢,先是張大眼討饒然後是懊惱最後竟然還耍賴起來,該說是天賦異稟嗎?實在好玩的緊啊......

戲謔的張口在骸警覺前攻擊他的鼻端,執意的啃出咬痕,一瞬間原本喧嘩的事內頓時冷清,燈火盡消,只餘下一聲骸緊張的喘息,聲音曖昧而動聽「唔嗯!」

「你做什麼啦,嗚.......」骸不滿的舉拳朝雲雀恭彌的胸膛毆去,而後又對於那堅實的觸感,感到更加不悅

「臭麻雀......」摀緊自己受傷紅腫的鼻子,骸開始對雲雀的不良舉動皺眉投訴

可惡!不准他去參加晚宴就算了,連佈置都要撤掉,剛剛竟然還咬他!是怎樣?!欺負他泡水泡了10年該軟的都軟了嗎?(喂!)啊?什麼?你問他為什麼不自己去?喔呀喔呀ˇˇ你實在是很不懂少女心ㄝ,恭彌不在就不好玩了啊!骸眨眼,再眨眼,恭彌不陪我玩嗎?陪我玩嘛......

「你再繼續自言自語,我就插花你的腦袋」將人從榻榻米上拉起,伸手碰觸對方鎖緊的眉間,用一點也不溫柔的力道試圖將其撫平,指尖自眉梢順著骸細膩深刻的輪廓一點一點地向唇靠近,惹得骸一陣臉紅心跳,便作勢要咬,卻又被逃開

「喂!這給你」

「?」一只小巧的銀戒落入骸的掌心,悄悄地在幽暗中獨自散著熒光,細細的翻轉觀察著,一隻雕刻精細入微的蝙蝠躍然於指環上,簡單,卻又奪目

「蝙蝠?」疑惑的抬眼望向雲雀,偏頭詢問

「蝠,在中國因為發音同"福"而代表吉祥的意思,不覺得跟萬聖節很相襯嗎?光那蝙蝠而言」雲雀笑了,在那顆藍色鳳梨的面色轉變為羞卻的粉紅色的同時

「......我很喜歡」天啊天啊!他都不知道原來自己還會臉紅,搞不好這其實還是第一次,討厭!什麼第一次都被雲雀這傢伙奪走了,真的是上輩子造孽來著

「哇喔,我也很喜歡」看到骸連耳殼都熟透了,雲雀他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很喜歡"那害羞的模樣,看起來好吃極了

「喂!前面跟後面選一個」扳開骸因害羞將臉掩的顏嚴實實的手,雲雀恭彌臉色嚴肅

「啊?」雙眼瞪大,骸的疑惑中止於雲雀解開褲頭的動作和響亮的拉鍊聲,在對方迫近時崩潰大喊

「我靠!雲雀恭彌你怎麼不趕快去死一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