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援手
  • 154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滿載金黃薯條的透明紅酒杯(米法)慎

那兩個孩子都算是他看著長大的,法蘭西斯撓了撓粗短的鬍渣這樣想,但什麼時候性格扭曲成這副德性?原諒他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小時候頂著一頭軟軟的細髮,又大又圓的眼睛眨阿眨的總是一副好奇模樣,不知道是愛幻想還是真有其事的跟浮在半空中又跳又舞的精靈們嘻笑玩鬧,發出清脆咯咯的笑聲,心情好的時候還會奶聲奶氣的叫他一聲"哥哥".....?好吧,最後這項「應該」沒有。

嗯...似乎是由青少年這個時期開始變化的,法蘭西斯微變了臉色,他完全不想回憶亞瑟那段張狂叛逆的過去,恐懼的晃了晃腦袋,雙眼泛淚,但令法蘭西斯更為疑慮的是那長大成年後彆扭的紳士姿態

他還記得本田菊說過這種行為樣子在自家文化裡叫做「傲嬌」。
雖然不太瞭解這個詞的正確涵義,但是法蘭西斯清楚的知道這兩個自不可能適用在那目前正在他肩頸肩努力啃咬的棕黃腦袋上-----------那個人叫做KY!

「想什麼這麼出神?」阿爾弗雷德自捲曲的燦金中抬起頭,盯著法蘭西斯明顯空洞走神的眼,不滿地舔了舔下唇,質問。「.....想你和英國」法蘭西斯微揚了嘴角,仰起下顎,輕輕地蹭過阿爾撐在他上方的手臂內側,企圖安撫青年的焦躁慍怒「嗯?想我和他誰技術好嗎?」阿爾挺起胸膛
「嗯..說實話是哥哥我最好。」法蘭西斯配合的歪頭細想,淺笑,伸手壓下對方的唇瓣,欺上與之糾纏,引發更深層的侵略,柔軟的兩唇相貼,法蘭西斯輕緩的將氣息送至阿爾耳邊

「哎,哥哥我這麼優雅有氣質才不會想這麼下流的事。」

掠奪襲捲著法蘭西斯軟熱的舌尖,阿爾挑高眉毛,一臉不情願相信
依然不死心的追問「那你到底想什麼?」「嗯..呼.想你們兩個..怎麼性格..扭曲成這樣..啊!」下方的慾望中心猛地被揪緊,痛楚與快同時竄上,成功地逼出法蘭西斯低啞的驚叫聲
「我哪裡扭曲了?」        「......那你的手在幹嘛?」
一個正常的男人會對同性長輩做出這樣的事嗎?沒辦法忽略下身被粗魯揉掐的異樣感,阿爾手指灼人的熱度,指尖的形狀都透過那層嫩薄的皮膚一一清晰的傳遞過來滑動、揉捏、圈套、包覆,每一個細微的改變動作都讓法蘭西斯繃緊戰慄,還問他哪裡扭曲?這個......變態......

「我的手不過是在"幹"他想"幹"的事罷了」眼角一跳,阿爾弗雷德笑著回答。

彎腰撐起法蘭西斯西斯修長的腿強行往兩旁分開之後扛上自己肩頭,按壓了幾下淺粉的弧形皺摺,在四周磨磨蹭蹭戲玩了一圈,食指便主動地將自己融入濕滑軟熱裡轉動擴張
「唔嗯!哎...哥哥我不喜歡這樣..」輕軟黏膩的語調飄著本人也無絲毫察覺的撒嬌意味,無力的抬手橫過泛紅濕潤的湛藍雙瞳,阻隔向外窺視的能力,所以他並沒有看見,阿爾弗雷德唇邊的弧逼近180度,對阿爾來說,法蘭西斯臉紅的樣子是意外的可愛,連原本精緻白皙的透明耳殼也染上一層緋紅,精精巧巧,格外引人動心。

阿爾壓低胸膛伏在法蘭西斯耳旁,輕語「等下就給你喜歡的」挺挺腰部,他的暗示意味十足「嗚......」不管亞瑟的變化有多大,這小子絕對更勝於他!


明明幼時就也是那麼圓圓潤潤,比他初見亞瑟時還要小,潔白飄逸的衣袍很適合孩童天真無邪的笑靨,軟綿綿帶有奶香的小小阿爾抱在身上的觸感是這麼美好,跟現在完全不一樣!
到底到底是什麼時候呢?什麼時候這個小小的傢伙開始脫離掌控,長成這副德性?





他還記得那個雨天,那片薄霧般細緻綿密的雨和迴盪在空氣中憤怒交織成哀傷瀰漫,是亞瑟跟阿爾決裂的那一天,而他選擇站在甫成長的孩子那邊,在孩子顫抖著吐出殘忍的話語時,他替他承接了滿眼淚水,曾經這樣纖細脆弱的孩子......法蘭西斯調高視線,由下而上打量著阿爾弗雷德近日又顯圓潤的下巴,他歪頭,這臭小子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壓他的?





漫天的光火四散,橙黃,亮橘,艷紅映染了四周萬物的色彩。
紅光在嫩綠、在深褐、在淺藍、在淡棕上隱隱舞動,混雜再嗆濃的煙硝味中嗅覺感官捲起了一朵浪花,人、動物、汗水、溼氣、泥土和鮮血。廝殺哀號吼叫,更激昂的情緒,更殘暴的虐殺

他背著那把殘破不堪的槍支被一雙驚慌發紅的祖母綠扛出德/軍的包圍,他們緊抓著彼此的肩膀,卻感到對方的無力,緊急撤退雖成功地撤出三十三萬大軍,但輕重武器幾乎全部損失,然而更糟糕的是攻擊轟炸還在持續,法蘭西斯努力逼自己清醒迎戰而雙腿卻發顫地傳來氣力盡失的息訊
湛藍的海水在眼眶裡滾動翻湧,他不能倒下......不能倒下啊......


「接下來就交給HERO我吧★」被汗水浸濕滲透的模糊視線突然被倒置,胸前有顆閃亮星星的青年一肩一個堅實的肌肉毫不費力的扛起自家長輩們,比自己還要再淡一點的瞳色如無雲大空般的清澈遼闊,透著自信強大的光暈,話語裡有些上揚的語調隱不住淡藍在掃視過兩人傷況之後浮現的熊熊光火,阿爾弗雷德說「交給我就好。」

他知道身為一個長輩這樣做很丟臉但還是指不住滿臉溫熱淚水的蹭在褐色皮衣上,第一次他發覺"小鬼長大了真好"就次那個時候吧?打從內心覺得"扭曲"真好,好得他緊抱著英雄的頸項死活不肯放手------------------就跟現在的情形一樣。




修長的四肢緊緊纏在阿爾身上,被體液沾溼的黏滑腿根貼在對方平坦的腹部,隨著動作微微抽搐著,快感在下身竄流,刻意加重的抽插力道每一下都翻出內裡嫩紅的細肉,燦爛而淫靡的綻放著
法蘭西斯被逼得弓背喘息,濕潤的眸子盈滿水氣,哽咽抽息,因為高升的體溫顯得些微乾裂的唇被迫流洩出甜膩狂亂的氣息,那種天和地完全不能分辨的感官衝擊融合成一片黑暗,讓法蘭西斯只能依付在阿爾胸前,雙臂顫抖著緩慢繞過阿爾凝結著汗水的頸子再施力圈住,將自己更拉近阿爾,把體重託付給他,並試圖逃脫不斷襲來的攻勢帶來的強力衝擊

阿爾弗雷德現下嘴邊的笑容不知道怎麼形容反正就是會讓法蘭西斯臉紅的那種,任憑著法蘭西斯攀附,阿爾瞇了瞇眼睛惡劣的專挑刁鑽的角度直取進攻
法蘭西斯全身都被高溫包覆覆蓋,不只是來自上方吞吐的熱氣,從體內灼燒的熱度映紅了蒼藍,內膜敏感而脆弱的一點不間斷的被觸及摩擦,鋪天蓋地的官能刺激掀起漫天巨浪,情慾高漲而曖昧蔓延
阿爾撞擊在深處的堅挺帶起一陣酸軟無力,原本緊抓著手隨著嘴裡模模糊糊的呻吟像被風吹一樣就要散開脫序,不住負荷的要沉入戰慄暗黑裡,法蘭西斯絕望失措的閉起眼,即要墜落,忽然天旋地轉,那抹天空藍卻預期之外地,將他捧了回去,鎖在懷裡。


依靠在男人的肩頭"啊啊......有時候孩子長大真的很不錯啊"法蘭西斯於是這樣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承認我只是想證明米國在二戰的時候真的很HERO

教科書都寫超威的XDDDDDDDDDDDDDDD

不好意思..這已經是區區最強大的H了(跪)

不夠刺激也請不要丟雞蛋,就算你丟完一整車我的程度也是只有那樣

正經H我會腦死..下品玩笑我倒可以拉~~~~很長(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